投资足球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欧洲绝大多数足球俱乐部处于亏损状态,球队破产声音不断。德勤数据统计,2019-2020赛季,20家英超俱乐部总收入仅为45亿镑,下降了13%,英超累计税前亏损近10亿英镑,达历史最高,相较前一赛季翻了近五倍。

投资足球还是一门好生意吗?3年前,这一话题可能都不会成为问题,彼时的国际足坛正经历着新一轮的疯狂。

2019年夏季转会市场,欧洲五大联赛总共花费了创纪录的50亿英镑,较2018年创下的纪录增加了8亿英镑。西甲球队的总投资首次超过10亿英镑,达12.4亿英镑,是2017年的两倍,意甲、德甲和法甲也都创造了在各自联赛中的转会费最高纪录。

那一年,国际足坛转会费总支出创出新高,高达惊人的73.5亿美元。世界各地各家俱乐部总共有18042起转会纪录创出新高,涉及到178个国家15463名球员。

近日,国际足联发布《2021年度国际转会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世界足坛累计转会花费为48.6亿美元,较2020年下降13.6%,较2019年的历史最高值更是少了33.8%,连续两年下降,可以说世界足坛仍未走出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

即便是吸金能力超强的顶级俱乐部,日子也并不好过。德勤数据统计显示,2020-2021财年,欧洲八大联赛的冠军球队中,仅有德甲的拜仁慕尼黑实现了盈利。

“独苗”拜仁的财报实际上也并不好看。上一个财年,拜仁的营业额为6.44亿欧元,税后净利润为190万欧元,相较2019-20财年的税后980万欧元净利润,盈利大幅下滑,要知道就在疫情前的最后一个财年(2018-19),拜仁的税后净利润高达5250万欧元。

看起来如果没有疫情出现,各大足球俱乐部想必挣得盆满钵满,但相比于其他赛事,实际上足球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挣钱。

去年5月,福布斯发布“2021年全球最具价值体育团队榜”。榜单聚焦全球体育团队,包括橄榄球、棒球、篮球、足球等领域,以球队估值进行综合排序。其中达拉斯牛仔以57亿美元的估值登顶榜首,纽约洋基队以52.5亿美元的估值紧随其后,排在第三位的纽约尼克斯队估值同样超过50亿美元。前三甲中并未出现足球俱乐部的身影。

这样的排名实际上与足球俱乐部的市场行情相吻合。2021年,毕马威发布了针对欧洲32家顶级足球俱乐部的研究报告《足球俱乐部估值:2021年欧洲精英》,报告显示,在2019-2020赛季,这32家足球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同比下降15%至336亿欧元,平均每家俱乐部的估值10.5亿欧元。

相比之下,NFL橄榄球队的平均价值达到了28.6亿美元,NBA为21.23亿美元,MLB棒球联盟达到18.52亿美元。

所以从头部阵营来看,足球并不占优势。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同等市场条件下,投资人更青睐橄榄球或棒球,而对足球提不起兴趣。

以阿森纳老板克伦克为例,他花5亿美元为旗下橄榄球队洛杉矶公羊翻新球场,却任由足球队阿森纳“自给自足”,在球队引援上精打细算,“枪手”阿森纳只能通过自己创造出的财富来打造球队,使得其连续4年无缘欧冠。

从情感上来说,如此厚此薄彼的确令人难以接受,但从俱乐部的商业价值来看,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在福布斯“2021年全球最具价值体育团队榜”上,洛杉矶公羊以40亿美元排在第13位,阿森纳则以20亿美元排在第38位,前者的商业估值比后者多出一倍。

另外,同样是疫情影响下的2020年,阿森纳税后亏损高达4780万英镑,相较2019年2710万镑的亏损额,亏损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洛杉矶公羊的营业利润则从2019年的6800万美元上升至 7800万美元,在疫情中逆势上扬。

在球迷印象中,诸如皇马、曼联这样的顶级豪门都“不差钱”,转会策略上通常一掷千金,引进大牌巨星。但事实上,这些球队的商业运营能力远不如看起来那样光鲜亮丽。

2020年,NFL橄榄球各球队的平均营收为4.77亿美元,平均营业利润为1.09亿美元,远超NBA(7000万美元)、MLB棒球联盟(5000万美元)和NHL冰球联盟(2500万美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欧洲绝大多数足球俱乐部处于亏损状态,球队破产声音不断,据德勤数据统计,2019-2020赛季,因比赛日缺少观众入场、回款和转播收入延迟,20家英超俱乐部的总收入仅为45亿镑,下降了13%。英超累计税前亏损近10亿英镑,达历史最高,相较前一赛季翻了近五倍。

顶级俱乐部寅吃卯粮是常规操作。据了解,上赛季,巴塞罗那财政亏损4.81亿欧元,曼联净亏损为9220万镑,同比增长近三倍,这还是在电视转播收入增长1.146亿镑的基础上。意甲豪门尤文的亏损则达到2.099亿欧元,刷新了意甲球队单赛季亏损的历史纪录。

疫情让欧洲足坛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据德勤预测,2020-2021赛季,新冠疫情使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损失约20亿欧元。这样的情况或许会在未来变得更加糟糕。

长期以来,比赛日收入、商业收入、电视转播收入构成俱乐部营收的大头,疫情的出现让球队的比赛日收入和电视转播收入锐减。以后者为例,在新的转播周期内,除英超平价续约外,其他四大联赛的电视转播合同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缩水。换言之,俱乐部到手的钱变少了。

新的转播周期内,德甲本土版权费为4年44亿欧元,缩水2.4亿欧元(2021-2025赛季);意甲电视转播权为3年27.3亿欧元,单赛季9.1亿欧元,低于此前11.4亿欧元(2021-2024赛季),同时,法甲和意甲也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海外电视转播收入也同步回落。

由此产生的连带效应明显,足球赛事版权在全球范围内出现降温潮,以中超为例,从5年80亿到10年110亿,一降再降,实际到手的更为可怜,2020赛季,中超公司只收到1.5亿元的版权费,与11亿元应付版权费用差距很大。

转会市场的泡沫、球员水涨船高的薪资,都为俱乐部财政增加了沉重的负担。去年夏天,巴萨甚至由于薪资空间问题,导致球队领袖梅西离队。中超赛场的欠薪问题更是尤为严重,由于俱乐部缺乏造血能力,在母公司停止输血后,几乎是引颈待戮。

无论是“财务公平竞争”政策还是工资帽,似乎在解决上述问题时都显得力不从心。从投资回报率上来看,投资足球怎么看都不是一笔好生意。

职业体育中,运动员的收入水平往往被视为衡量联赛商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而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平均薪资并不高,更是排在NBA、NFL、MLB之后。

国际职业足球运动员联盟(FIFPro)做过一个调查,超过45%的职业球员月收入低于1096美元,年收入达到或超过80万美元的仅为2%。顶级俱乐部中的超级巨星固然光鲜亮丽,但那只是金字塔尖的少数人。以运动员的收入来衡量,足球的商业发展水平仍有较大进步空间。

巴塞罗那(世界上总体排名第四)和马德里(第五)各自都拥有超过2.6亿的社交媒体粉丝。作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体育球队,NFL的达拉斯牛仔队估值为57亿美元,但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还不到1600万。

这也足以证明,足球拥有大量的无效流量。亚非拉美的庞大球迷基础并不能完全转化成足球消费能力。挣足球球迷的钱,很难。

用户下沉和走向高端的发展路径在运动领域同样适用。不断下沉的足球收获了广大球迷的同时,整体消费层级也在不知不觉间不断下沉,上攻乏力。拥有巨额流量池的足球,日活量首屈一指,然而却是看得多,买得少。

在国内,上一家不信邪的企业苏宁,在大肆收购全媒体独家版权和江苏舜天足球俱乐部后,试图以足球为纽带,为苏宁易购商城引流,搭建球迷生态体系。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苏宁创始人张近东黯淡出局不说,目前苏宁还在被英超联盟追着要债。

更为头疼的是,足球受众还面临着篮球、电竞等众多运动的分流,进一步加大了商业开发难度。所以从各个角度来看,投资足球或许当真算不得一门好生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