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与保险的冰火20年:一个时代两种轨迹

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6日,中国足球队迎战澳大利亚队,这是国足2021年的最后一场赛事。双方战成1-1,虽然国足表现还算可圈可点,但杀进世界杯的机遇已经渺茫。

回首2001年时,国足拿下世界杯入场券,让无数球迷欢呼雀跃。如今二十年过去,国足带给球迷的,绝大部分都是失望。

巧合的是,如果以2001年车险费改作为标志,保险业也经历了改革的二十年。回顾这二十年历程,保险业和国足有着不少相似之处,却走出了不同的轨迹。

国足一路下坡,二十年后仍在为一张世界杯门票和三流对手苦苦周旋。而保险一路向上,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经营能力实现质的飞跃,在不少领域已经能和国际顶尖主体掰掰手腕。

一个从巅峰滑向平庸,另一个从起步迈向成熟。本文意在串联对照国足和保险的二十年历史,探寻冥冥之中的命运和规律。

冲 线日,是一个值得所有中国球迷铭记的日子。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于根伟一脚劲射,轰入阿曼队球门,让国足最终一比零赢得比赛,获得了2002年日韩世界杯入场券。

巧合的是,就在国足获得世界杯门票的当月,中国车险改革正式在广东试点,迎来了“费改元年”。

时值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保险业承接了对外开放的重要职责。放眼世界,德国、日本2001年都正处在车险费改的进程之中。行业认为,在广东这个改革经验丰富、市场化程度较高、保险业务量最大的省份,市场化改革的时机基本成熟。

2002年世界杯的国足兵强马壮,范志毅、李玮峰、于根伟、孙继海、曲波、徐云龙、曹阳等等,掀起衣服都是八块腹肌。

3R领衔的“桑巴军团”更是让国足领教到了什么是世界顶级。虽然肇俊哲一脚远射击中巴西门柱,差点实现零的突破,但并未改变被全场碾压的局面。

日韩世界杯被团灭后,中国足坛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惨淡时期,假球、黑哨屡禁不止,国家队成绩也跌落低谷。之后连续参加三届世界杯预选赛,都在外围赛就被淘汰。

用网上的一句话来比喻:二十年前那拨球员还能做点简单的微积分,现在这帮人只能加减乘除了。

2006年交强险制度实施,汽车保险理念广为普及,汽车消费也快速兴起,之后十年的销量平均增速超过16%,带动车险突飞猛进。保险公司纷纷搭建车险渠道、升级车险系统、开展全国通赔,车险如火如荼。宏观经济的发展则带动财产险不断增长,在遍布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中开辟新业务。

保险业不断扩张的队伍规模,和国足捉襟见肘的青训数量,形成了鲜明对比。团队扩张支持下,人身险和财产险从2001年到2017年的平均增速达到了21%和18%左右。

在这一阶段,走下坡路的国足,和走上坡路的保险,不约而同都经历了新的挑战,其名为:

2006年德国世界杯,德国和阿根廷进入残酷的点球大战,德国队守门员教练科普克塞给了门将莱曼一张纸条。

足球已经不仅仅是一项体育活动,而是一门科学,充满了技术和计算。2006年的这次点球大战或许标志着,国际足球正式进入:

无独有偶,同时期的保险业,也开始探索科技赋能。各家保险公司纷纷试水互联网,2007年车险电销一炮打响,把车险带入了线上直销时代。慧择网、优保网、向日葵网等保险中介网站纷纷涌现。到2009年底,全行业网上保费合计达到约77亿元。

2010年,恒大集团决定投资因深陷假球风波而降级的广州足球队,并喊出了“三年中超夺冠,五年登顶亚洲”的口号。

许老板说过:“恒大俱乐部给集团带来的品牌效应,是投多少个10亿元的广告都回不来的。”

然而,恒大之后的事情人所皆知,资金链条几近崩溃,金元足球怕是难以持续。与之类似的还有苏宁,2021年官宣各球队停止运营,导致2021赛季卫冕冠军江苏苏宁找不到下家接手,在2月28日直接宣布解散。

后来宝能系甚至想控股格力,但董明珠岂是好惹的,2016年12月发表文章,题目是:“资本如果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会成为罪人”。

2013年6月15日,国足一比五惨败泰国队,被称为国足耻辱的一天,倒逼国足改革。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提出“三步走”战略,远期目标是要使中国成功申办世界杯足球赛,男足打进世界杯、进入奥运会。

原国籍为挪威的侯永永,以及原国籍为英格兰的延纳里斯(后改名李可),于2019年正式加入中国国籍。2019年9月,在国足客场5:0大胜马尔代夫的比赛中,归化球员艾克森首秀双响表现不俗,对阵关岛又打入锦上添花的一球。

车险二次改革,是清理虚高的保费和手续费。人身险产品改革,是清理高风险产品。互联网保险改革,是清理销售误导、噱头产品、高额费用。代理人队伍改革,是清理低效产能和自保单。

要么是拉美、非洲的第三世界国家,有大量人口却没有合适的工作,足球成为青少年广泛的爱好和鲤鱼跳龙门之路,靠田野足球选拔出天才选手,到发达国家俱乐部培养成一线球员后再反哺国家队。

而中国,仍是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中国家,短期内不可能将大量国家资源用于足球产业,绝大部分青少年又走的是学校教育到社会工作的道路,以养家糊口为第一要务,更不可能走田野足球这条道路。

可以说,国足的停滞甚至倒退,是中国全力经济建设、推进伟大复兴的一个副产品。

伊拉克那年拿亚洲冠军,但国家被美帝打成废土;意大利拿了世界杯冠军,经济就崩盘;希腊拿了欧洲杯,然后国家破产;德国拿了世界杯冠军,难民潮就来了;北宋刚发现世界巨星高俅,皇帝就让金国抓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