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情结束我还会再来石家庄····

生活在河北的我居然长这么大没去过咱省会“国际庄”,自从喜欢上明星邓伦后,心心念念想去石家庄看看,尝尝邓伦开的“火社”火锅。

新年刚过,一夜之间病毒来袭,石家庄的商场、街道、交通仿佛瞬间按下了暂停键,1月18日接到省卫健委通知,秦皇岛需要紧急集合100名护理人员去石家庄参加采样工作。做为医院第一梯队的魏靖、刘晓珊、张渲超、田瀚文和我,我们五个人代表山海关人民医院就这样踏上了支援石家庄采样工作的旅途。

1月20日、21日、22日,已经执行采样工作3天的我们,很快适应了新工作,每天在户外都要工作六七个小时,身穿防护服,工作起来就不能随意脱下,生怕浪费了这套装备,所以每次执行任务前所有人都不敢多喝一口水,多吃一点东西,无论是午餐还是晚餐时间,都是等着回宾馆再满足那饥肠辘辘的肚子。每次采样都有入户采集,工作时需要将N95口罩和外科口罩两层叠带,入户采样还要爬楼梯真是耗费体力,那种感觉就像被装进塑料袋里一样让人感到有些窒息,可大家都是毫无怨言的不假思索的冲上前去,积极的完成自己的采样工作。

每执行一次采集任务都会有新的收获。有一天我们在社区和志愿者的帮助下连续无间断的采集工作7小时,以小区为单位进行,居民们都会在楼下有秩序的排队等候被采集,采口咽部位时很多人都会有恶心等不适感觉,但大家都很坚强,尤其小朋友们更是显得格外勇敢,都是见到我们手持拭子棉棒后很自觉的把小嘴张开,发出“啊”的声音,然后对我们说一声:“谢谢阿姨”。小区居民看见我们衣服上写着“秦皇岛”三个字也纷纷竖起大拇指表示感谢,采样归来大家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集合地,分享着小朋友们送给我们的画卷,心里都甜蜜蜜的,虽然身处异地却丝毫没有感到孤独,反而觉得有无穷的力量在身体里滋长。

一天晚上临时接到通知我们要去某镇进行核酸采样,其中一位志愿者开着自家三轮车,怕我们冷就给我们在翻斗里填上炭火盆取暖;怕我们看不清采集部位,把自家开牙医诊所的牙椅灯拿来给我们照亮。志愿者大多是年轻人,他们接受能力强,干活也利索,每次执行任务结束,我们按操作要求脱下防护服时,志愿者们也都在我们身边看着,跟着学习,我们也很愿意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学习和帮助。媒体每天报道医护人员辛苦,大家都在为医护人员点赞加油,在无比感动的同时我更佩服的是那些给予我们支持的幕后工作者,没有他们,我们的工作也无法顺利完成,抗疫的成果里也有他们的努力和付出。

今天是来石家庄的第四天,石家庄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已经有下降的趋势了,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停止。真心希望这座城市快些好起来,大家能过上正常生活。那时我一定会再来石家庄,去看看使我难忘的采样小区和曾经到过的村庄,然后大快朵颐的去邓伦开的“火社”吃火锅,享受幸福美好的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